变成大人后,我发现在人生当中,韧性比才能更加重要

变成大人后,我发现在人生当中,韧性比才能更加重要

在人工智慧的时代,最必须具备的力量就是原创性,而原创性的第一元素正是韧性。

去年,我送给升上高中的大女儿敏智一本名为《恆毅力》[1]的书当寒假礼物。即使我无法传授才能给孩子,我仍可以给孩子发挥韧性的动机。我相信,韧性是达到成功最重要的因素。

有一个人叫做史考特‧巴瑞‧考夫曼,据说他小时候曾是学习迟缓儿。他小时候曾罹患中耳炎,自此之后他的听觉就变差了。由于他听不清楚别人说的话,他的学习成就也跟着降低。他小学三年级甚至被留级,后来他接受了 IQ 智力测验,结果因为他的 IQ 太低便被送到学习障碍儿童的特殊学校。

在考夫曼十四岁时,一个特教老师朝他走近并问道:「为什幺你不上难度高一点的课程?」考夫曼回答,因为自己的智商低,所以听那种课会很辛苦。老师接着说:「谁会知道你能做到什幺、不能做到什幺?」他听了这番话之后,试着挑战了新的活动。而大提琴便是其中一项。

「我想证明给大家看,我能够做到任何事情,而且我也是一个有智商的人。以当时的心情来说,不管要我做什幺都没关係。」

他参加了大提琴比赛,囊括了各种奖牌,也获得了自信心。他的学习成绩也日渐进步。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一个脑袋不好的人,由于他好奇自己以前智力测验拿到低分的理由,日后他便选择主修心理学。他分别在卡内基美隆大学、剑桥大学和耶鲁大学获得了学位,最后成为了一位心理学系的教授。而他仍然将演奏大提琴当成他的兴趣。

读了这本书之后,我心想:「原来有另一个跟我一样的人啊!」我在学生时期也因为书读得不好而感到自信心低落。我是在二十岁开始学英文后才有了自信心。就读外国语大学口译研究所时我认识了一个首尔大学英语教育系出身的朋友,在乡下就学的他,国、高中时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名。听了他的话,我问道:「你从来没有一次不是第一名吗?」结果他反而对我的疑问感到惊讶。他反问:「难道你一次都没当过全校第一名吗?」全校第一名算什幺,我连班上的第一名都没当过呢。

不需要因为困难、不会读书就放弃自己的能力。变成大人之后,我发现在人生当中,韧性比才能更加重要。对于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就要坚持到底,这样的心态是很重要的。因为困难而无法在学习上发挥韧性,是因为那并非自己立定的目标。而每天一定要上传一篇部落格文章的决心则是我和自己的约定。和周遭的期待无关,这是出自于我个人的野心,因此我才能够发挥出韧性。

「我们的虚荣、自恋促成了对天才的崇拜。」尼采说,「因为,只要把天才视为奇蹟,我们就没有必要拿自己去跟天才相比,发现自己的不足……当我们称某人是『奇蹟』时,也就表示『没必要跟其相比了』。」
──《恆毅力》

一旦我们认为「有才华才能把文章写好」,就等于替不努力的自己想出了辩解。问题在于,辩解的过程会导致培养比才能更重要的后天性资质──韧性的机会逐渐消失。若是我们认为世界上所有成果都是才能带来的,那现在这瞬间便没有任何我能做的事情了。如果你好奇自己是否具备写作的才能,就先从每天写一篇文章做起吧。我能向你明确地保证,我们每个人都有说话和写作的才能。因为这是区分史前人类和人类的重要指标。

请不要因为自己的才能不出众就放弃。在还没发挥韧性前是无法知道自己有没有才能的。即使最后领悟到自己没有才能,但若是能藉此培养出韧性,也等于得到了一个比才能更重要的能力。韧性比才能更加重要。在人工智慧的时代,最必须具备的力量就是原创性,而原创性的第一元素正是韧性。

怎幺做才能培养原创性?独步日本文坛的作家──村上春树说,培养 originality(原创性)的因素是时间。村上春树在他的第一本小说于文坛亮相后又出了两、三本书,但他并没有在这几本书出版后销声匿迹,他持续从事文字工作三十五年,写了许多作品,这就是村上春树身为作家的原创性。

村上春树提出了三个原创性的条件。

1‧拥有独自的风格。
2‧此人的风格必须凭自己的力量升级改进。
3‧随着时间经过必须标準化,必须让人们的精神吸收。

他说,要满足这三个条件,「时间的经过」是很重要的。

即使某个时候忽然出现拥有个人风格的表现者,强烈地吸引世间耳目,如果他或她转眼之间就消失无蹤,或令人厌倦,那幺他或她的「原创性」就很难断定。往往只是「昙花一现」就结束了。
──《身为职业小说家》,村上春树着,赖明珠译,时报出版

为了确保物理性的时间,村上春树将自己与社会隔离开来。他在欧洲城市的河边或夏威夷海岸跑步后便回到住处静静地坐着写几小时的文章,如此地日复一日。这除了可以让作家确保写作的时间,也是作家将世间对自己或作品的批评进行物理性隔离的方法。

村上春树藉着每天固定时间跑步和游泳来锻鍊身体,他的日常习惯真的令我十分尊敬。听说他一天会花五小时坐在书桌前写二十张两百字的稿纸。他从来不曾发生:「啊,今天写作真是行云流水,那就写个三天份吧?」因为这种想法可能会带来另一种想法:「唉,今天写得很不顺利,休息一天好了?反正上次已经写了三天份啊。」重要的是,不抱希望也不感绝望,每天固定写二十张稿纸的习惯。如此一来,一个月就是六百张稿纸,半年的话就等于写了三千六百张稿纸。他的另一本小说《海边的卡夫卡》的草稿就是三千六百张。

我并不是要大家不要发光发热一次,而是要让那股火光持续燃烧,这就是身为创作家创造职业的方法吧。仔细想想,这件事该有多辛苦啊。写部落格也是如此,比起一时的才能,韧性更为重要。我的个人色彩是不会被一篇文章界定的。我希望,透过长久以来固定上传的文章来显露出我的思想,也希望能藉此让我的人生样貌更加清晰。

注释

[1]安琪拉,达克沃斯着,洪慧芳译,天下杂誌出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