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选民为免投票时出状况,纷纷预先到各政党行动室查询投票站。

周三即是投票日,选民纷纷上网查询本身投票站,不料竟发现各种离奇乱象,如霹雳州选民忽然变成马六甲选民、选民变成邮寄选民、未登记成为选民者“自动”成为选民等。

霹州各政党选区候选人受《》访问表示,一些选民前往各政党行动室查询投票站,状况连连,有者惊觉自己的选民身分及投票站被莫名其妙更改,但所幸有关案例不算太多,料对霹州大选投票顺畅无大影响。


其他怪象也包括已投票多次的选民突然变成非选民、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家庭成员,却被派往不同的投票站投票。

由于选民查询投票站的日期与投票日相近,所以面对上述状况的选民无法要求选委会作出资料修改。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黄文标

5%选民面对问题

民主行动党巴占候选人黄文标指出,除了部分失误是由选民本身疏忽所造成,如选民搬家后未向选委会更新住址,也不排除是因为今届大选经过选区重划,选民及选区边界等各方面出现变动,导致状况连连。

“我有接获的相关投诉,大约有5%选民面对问题。”


他也举例,也有数名选民,本身住址的住宅区名称与其他住宅区同名,但路名不知为何未被记录在选委会系统内,因此他们被派往同名不同区的投票站投票,距离本身居住的地方非常远。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黄诗情(公正党迪查州席候选人)

“自动”成选民

在选民查询选民身分及投票站方面,今届大选出现较多奇特状况,目前只接获约5宗相关案例。

其中包括未曾登记成为选民的原住民经查询后,发现自己自动变成选民。

也有曾在沙巴工作的霹州选民,虽不曾向选委会修改住址,却无端端变成沙巴选民。

每天平均有20余人到行动室查询投票中心。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陈泽顺(马华阿斯达卡州席候选人)

改投票地点

有些选民表示他们的投票站地点已改变,所幸新投票站地点距离他们住家不远,没什幺影响。

上述情况可能是今届大选选区重划所致,也或许是选民搬家后更新住址的缘故。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曾贵兴(社会主义党端洛州席候选人)

选民无头绪

目前为止,有数名选民面对投票站地点改变的情况,例如向来在端洛区投票的选民突然改为派往金宝投票,令人摸不着头脑。

每天有约20余人到行动室查询投票站,但因人手不足,所以没专人全天驻守行动室。

变换州属 成邮寄选民 “被登记”查投票站惊见乱象生 潘作钦(民政党木威国席候选人)

突成非选民

我接获约2宗出状况的案例,即已登记为选民的人莫名变成非选民。

近期很多人陆续到行动室查询投票站,尤其印裔选民较多。

投票日当天会提供载送选民服务,届时将出动数十辆车到各区载送选民到投票中心投票。

霹雳州选民资料

总选民:151万零864人

巫裔选民:76万6571人(50.74%)

华裔选民:53万6236人(35.49%)

印裔选民:17万2483人(11.42%)

四大华人国会选区

华都牙也:华裔75%

怡保东区:华裔72.01%

怡保西区:华裔63.16%

木威:华裔59.25%

投票程序

1)选民在门口前排队,在驻守在门口的警员允许后进入投票室。

2)选民进入投票室后,须出示身分证,确认身分后,工作人员将在选民册上标注其名,再让他的食指浸墨,领取选票及投票。 

3)选民前往划票处,在选票上的候选人空格划上“X”,只可选择一名候选人。

4)将选票分别投入国州选区的投票箱。

5)投票后离开投票室。

投票须注意事项

1)投票时要携带身分证。

2)穿着需端庄,不能穿印有政党或候选人标志的衣服进入投票室投票。

3)选票不得破损,否则将被视为废票,可向选举官要求更换选票。

4)在选票画“X”时不可画出格子,否则可当争议票。

5)根据选票颜色,将选票放进相同颜色的投票箱中,如将黄色选票投进贴着黄色贴纸的箱子。

6)投票时禁止使用手机,包括不能在投票后拍下自己的选票,也不可向任何人展示自己的选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