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故事的主人翁,轻轻推开大门,走进尘封的房子。夕阳余辉,透过窗户照亮了房间。一枱一櫈、天花板的吊灯、墙上的水墨画,都是那幺的熟悉,那幺亲切 ……。

以上是电影中常见的故居重访怀旧情节,然而现实未必是这样。试想像一下:本来的两房一厅,已改建为一房一厅;厨房的墙壁拆掉了,变成开放式的,火水炉变了电磁炉。家俬再不是古雅简朴,而是奇形怪状,有流线型的,亦有三尖八角的,然而都富时代感。最要命的,是墙上的水墨画,已换上了 Andy Warhol poster。虽然你身处昔日长时间居住过的地方,然而一切都那幺陌生;彷彿在回忆与你之间,隔了一道厚厚的围墙。只是偶然之间,你却在某个毫不起眼的地方,发现往昔的蛛丝马迹;霎时间,心中泛起丝丝的喜悦,味甘如饴 ……。这正是笔者最近重访太平山街一带时的心情写照。

自小居于上环,虽然先后的几处居所地址都不是太平山街,但都不足咫尺;最后的,也是住得最长久的一处,横门楼梯口就设于太平山街。然而,近年这区的变化实在太大,可以这幺说,除了街道划出的基本框架之外,整个小区已是完全改变了味道,── 云吞麵变了意大利粉。据街上一间小店的东主说,现时这一带居住的,外国人比本地人还要多。可幸的是,即使文化氛围已是东西逆转,却依然保留着那份悠然自在、与世无争的小镇风情。
 

卜公花园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与太平山街并排而建的一个公园。除了街坊之外,可能只有对七十年代香港足球略有认识的球迷才会知道它的存在。孩提时代,经常在这里嬉戏、踢足球、看别人踼足球;后来长高了一点,便打篮球、看人家打篮球。这里的足球与篮球有一段非比寻常的关係。由于几个篮球场所处的位置比足球场高,篮球场上的球,不论种类,只要是掉落到下面足球场的,就会被当作足球般踢返篮球场。若遇上重量较轻的小球,大脚一踢,球飞得比旁边的梁文燕纪念小学还要高。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当年的太极拳,武术成份明显多于健身术。因此,在公园练习的,寥寥可数。早上,足球场靠西北的一个角落,经常可以见到一位身材并不高大的「高人」练习太极套路;架式不错,舒展尤其大方好看,据闻是经他自己改良的。他,是家父。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游乐场的滑梯,比现时常见的至少高出三倍有多,从那里俯冲而下的感觉,如今只有游泳池高高的水上滑梯可以媲美。又重又大的摇摇船、摇摇马,需要合众人之力,才能摇得波涛汹涌,万马奔腾。凼凼转之下,钢架之上,尽是向极限挑战的健儿;据说荡鞦韆是可以荡至「反鞦」的,可惜未曾目暏。无论如何,以小弟的胆量与身手,从来都只能当个满足于欣赏的旁观者。
 

观音庙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样样齐!样样齐!....... 丁财贵寿呀样样齐!……」数十年前,每逢农曆年三十晚,这短短的小街便充斥着售卖应节货品的摊贩,叫卖声此起彼落。到观音庙参拜人群之挤拥,不输现时兰桂坊除夕倒数;人声喧闹,混和着浓浓的香烛气味。同样热閙的日子还有观音开库。别的不说,单看长驻于附近的解韱档数量,便可知这小区庙宇香火之鼎盛、参拜善信之众多。从这观音堂开始往石阶下行,三元宫、水月宫、太歳庙、百姓庙、济公庙,全部都在方圆数十米範围之内。假如有人被矇着眼睛带到这里,然后让他放眼一望四周鳞次栉比的飞檐叠瓦,他会怀疑自已被拐到古代世界。
 

差馆上街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又称新西街。就在观音庙对面,有这幺一座楼龄超过五十年的差馆上街11号;经过番新之后,成为了精緻的apartment。同样屹立不倒的,还有旁边售卖香烛的牌档;档龄,相信同样超过半个世纪。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街的下段,与荷李活道交接,可说是这古旧小区通往现代文明的对外窗口;对内的,是四方街。事实上,交通不便,正是造成这小区遗世独立的一个重要因素。就说这差馆上街吧,奇奇怪怪的分开老远两大截,中间隔了个卜公花园。街的上截,全是石级,与附近几条「楼梯街」配合起来,极具山城风味。
 

小巷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有新西街,是因为本来有西街的存在;西街的存在,意味着有东街。新旧西街之间,以及东街与西街之间,就是这些简陋的小巷。记忆中的小巷,无时无刻不是湿漉漉的;很窄、很神秘,然而却不乏温情。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有一次,不知怎的捉到一只迷途的小麻雀,在家里养了一两天,后来经母亲劝说,虽然不很捨得,还是把牠放了。把小麻雀装到一个大纸袋里,带到靠近后巷的天井,纸袋一打开,牠便箭一般往小巷的高处飞,── 牠是要飞回妈妈的怀抱!
 

西街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西街近太平山街的一端,店铺较少,较昏暗。 不知是拆卸改建还是甚幺工程,行人路旁竖立了几条木椿柱,地面也堆放了些凌乱的杂物。 然而这杂乱,却某程度重塑出这街道往昔的风貎。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反观近荷李活道的一端,却因为几间潮流店铺,照亮了半条街。偌大的反差,正是这小区的缩影。
 

东街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若不加以说明,还以为是外国某地方的小街。从东街口拍到的这照片,整个画面找不到半个中文字。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走前几步,回头再看街道的两旁,依然是中文缺如。原来一个社区的文化转变,可以是这幺的快,这般的彻底。
 

往事只能回味

从观音庙到四方街的这段太平山街,长不够一百米,现时沿街的店舖,不是餐厅酒吧,便是潮流小店;再不,就是画廊、古董店。整段老街,以乎就只有观音庙和那售卖香烛的排档,吃力地与外来文化抗衡。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濶别多年,「街道依旧,店舖全非」是意料中事。然而那种陌生感之强烈,倒是意料之外。整个怀旧旅程,眼前景像与回忆片段并行,却鲜有情景交融,彷彿是两条频道分途广播。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唐朝诗人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至少还可以遇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当日,笔者伫立太平山街的街头,听不到半句「Where did you come from ?」不禁有片刻怀疑自己旧街坊的身份。眼前的,是实景,然而更似梦境。

临离开前,沿石阶走上位置较高的必列啫士街,回首眺望刚刚走过的一段太平山街。不很明白,这短短的几十米,为甚幺童年时会觉得是那样的长;更不明白,为何回忆中的这段路,比眼前所见的,更真切。

太平山街  实景与回忆

 

 
相关文章 -
色光灯影里的夜中环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关推荐